春日迟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换个角度看世界

你是立春之后一树一树的花开。

[三日鹤]. 风雪夜归人

听歌产物。
心血来潮的开头,大概是不堪回首的内容…

推荐bgm-寒梅煮雪

小短篇,初次尝试,希望多多包涵!

---------------------------------------------


月光如泻。

鹤丸迎着簌簌的雪花踏进院子里,松软的雪中混杂着细碎树枝的咯吱声,院落里寥寥几间屋子,灯都已经灭了。他径自向着屋子走去,似乎也不顾忌闹出什么动静惊扰了谁的清静。鹤丸轻车熟路地拐了个弯,仿佛并没有消失了一段时日,而是日日登门般自在。方才他在另一边与小狐丸目光相接,对方并无半点惊讶,无论是对于他的出现还是来意,都像是早已洞察一般,只朝他矜持地点了点头。

真是无趣啊,鹤丸心想。

不过他也习惯了如此,三条家的家教颇为严格,只不过今剑看起来稍为活泼生气。他说这番话时,三日月听着只是笑,让他猜猜今剑的年龄。鹤丸只撇撇嘴道今剑也不过与粟田口一期家那几个藤四郎弟弟一般大。三日月哈哈了两声,告诉鹤丸今剑大概要比他大时,鹤丸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拍了拍胸口说:"哦,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三条家不喜种植些大富大贵,鲜艳得让人眼花缭乱的花种。今剑岩融屋前杂植了兰竹,小狐丸培了些菊,是黄里掺了点暗红的品种,而三日月屋前则栽了株梅,此刻正值花期,有盈盈暗香袭来。

正门在另一侧,但鹤丸看起来并无采取的打算。鹤丸主动拜访向来是不走正门的,虽然一期总是皱着眉头说教鹤丸,声称鹤丸殿下这样影响着实不好,不能让他的弟弟们看见学去了,但最终也仍是妥协。更何况是三日月含着笑纵容他?三日月生得极好看,眼角眉梢都带了些温柔的爱意,鹤丸最终也难以免俗,同其他人一样罔顾一切地投入这场赌局,赌注是三日月的回眸。他千般有幸得以窥见他眼中的新月,于是一眼万年,自此彻底被打入万劫不复。


三日月,三日月宗近。

鹤丸在口中低喃着这个名字,将这几个字糅碎了咀嚼一遍滚过喉头,百转千回融进血肉里。他的手覆上刀鞘复又松开,脸上也换上更为从容轻松的表情,他忽然很想挽个剑花以昭显内心的喜悦,但不是现在,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三日月,他在心里呼唤着,我回来了。

三日月转醒时看到的场面便是鹤丸倚靠着坐在窗框上,目光灼灼地望着他。恍惚间,他仿佛看到春花漫烂时节万叶樱下负剑而来的鹤丸。

"嘿,我来了!有吓到吗?"

"欢迎回来。"

"我很想你,鹤。"